不如吃鱼去

食色,性也

【爱客】一个乌梅两个枣·后续

*鱼君出品
*狄仁爱x老中医 拉郎
*脑洞来自@TNOTSS 的画【民国组】


前章:http://blehblehblehbleh.lofter.com/post/1e777a9e_e19682c

没了狄仁爱,这日子还得过,白客没日没夜地研究治心疼的法子,可最终还是没结果,偏方里拿来做药引子的乌梅都被他闲来当零食吃掉了。剩下红彤彤的枣,他看着膈应,跟看了那一簇簇的玫瑰似的,全都摘了把,用刀切成片,太阳下翻晒几天卖给了客人。

杏仁吃多了也不好,白客作为中医自然也懂这点,就没再买,罐子里剩下的全都倒药柜里去了。柜台上没了些摆设倒显得干净,白客泡了壶茶搁桌子上,自己寻了把木头椅子半躺着,看看医药书打发时间。

一个人过日子也不好受,白客就从隔壁要了只猫崽过来。猫怕生,一落地就从白客手里跑了去,满地溜,最后钻进一个药箱子不出来了。白客心疼里头的药,按以前养猫的经验拿了些小鱼干引它出来。这猫虽怕生,可耐不住挨饿,闻着味也“咪呜咪呜”地跑出来了,跳到白客手上夺小鱼干。

一来二回一折腾,猫算是认了白客为主人。白客心想之前那猫自己就没给起个名字,现如今想它时又不知叫它,不如给这只猫起个名,好生养着,给自己做个伴。看着这猫两只狭长的眼,雪白的身子只四爪为黑,神态又像极了某人,便直唤他“狄仁爱”。猫像是算准了白客一叫这个名字,自己就会有小鱼干吃,便喵喵几声回应他。

“狄仁爱,是个好名字。”

白客还是和往常一样,睡到晌午才去开店,有时天冷,他连开店也懒得开,如果不是肚子饿驱使他起床的话,他觉得自己可以睡一辈子。就算他挨得住饿,“狄仁爱”可坚持不了。它看白客不起来就跑去用爪子踩他脸去了。白客只好认命地起来,给猫煮小鱼干。

自从有了这只猫,白客就变得忙碌起来,有时心思花在“狄仁爱”身上,就连心痛的频率也少了不少。于是他高兴得每餐多喂了点小鱼干,“狄仁爱”也跟上一只波斯猫一样被养得胖胖的。

“狄仁爱”和以前养的那只波斯猫差不多,都挺护主的,觉得白客被人欺负了,也一爪子呼上去了。有时候看着那些客人叫嚷着和猫打起来的时候,白客突然想看狄仁爱要是出现在自己面前,这猫会不会也一爪子上去。

呵,想什么呢,他不会再回来了。

“狄仁爱,下来!”白客终于回过神,走上前把猫从客人脸上抱下来,一脸笑意地和他道歉。啧,一点诚意都没有,客人一拳头呼上去了。白客捂着半边眼睛缩到墙角那里,只能听见一阵猫叫和瓶瓶罐罐摔碎的声音,他觉得既委屈又心疼,眨巴着眼睛挤出些眼泪来。

白客突然希望狄仁爱也在这里,至少能让那位客人不猖狂。但转念一想,狄仁爱在这里只会让局势变的更糟糕,光是他那张嘴就够让人烦的了。等等,为什么总想着狄仁爱呢,他不是……

死了么。

想到这,白客的眼泪就停不住了,到最后连长衫也湿了一大片。他一听旁边没动静了,正准备爬起来去看看,刚一转身就碰到个柔软的东西,就没敢动。原来是这“狄仁爱”挠完人回来了,心疼自家投喂的,沿着白客的手臂爬上去,伸长了舌头去舔他满脸的泪。白客心里一激动啊……疼的哇哇大叫,抱着猫让它远离了自己的一张俊脸,得,这脸算是毁了。

毁了半张脸,白客就不想开门了,干脆覆了药,泡壶茶到自家院子里赏花。秋天花少,唯有菊花开的正好,白客也不挑,半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,嘴里时不时哼点小曲儿。太阳照不到他的时候,他就会把椅子往边上挪一挪,跟着太阳跑。等着“狄仁爱”饿了来叫他做饭时,才慢吞吞地直起身子,找两三枝蔫了的花,从花托处剪下来,准备拿去泡茶。

老是闲着不做生意的话,日子也没法过,所以白客还是硬着头皮开了门,不过他自己不出现,依然在后院捣鼓花,只是在外头摆了个钱箱,客人全凭自觉。

以往,若是起来的早,白客就喜欢抱个猫到处溜达,再不慌不忙地绕回来开门。第三次狄仁爱来的时候就赶巧白客抱猫溜达去了。现在,他连猫也懒得遛了,不到晌午都不愿意起床活动。

一日,白客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,抱着“狄仁爱”从后院的门出去溜达一圈,再回来开门。碰到锁的时候,他往回收了手,然后又把手搭上去,边开边往下流泪。两年前狄仁爱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进它的生活又悄无声息地离开的,而自己因为好奇就这么陷进去了,到头来还落得一身病,真是,蠢透了。

白客进药坊后照样搬张凳子对阳坐着,捧本药书看得入迷。“狄仁爱”蜷缩着身子趴在他腿上,半阖着眼跟睡着了似的。

“白医生。”

平静的生活就是被这声打乱的。

白客一抬头,见到了这辈子都不愿再看到的人--狄仁爱。对,就是死掉的那个……狄仁爱,就算他化成灰白客也认得,更别说眼前这个笑的一脸宠溺的人,那双桃花眼他太熟悉了。

“狄仁爱。”

“白客?嗷!”

白客怀里的猫猛地跳起来,一爪子呼上了狄仁爱的脸。趁一人一猫打得正欢,白客悄悄溜走给自己泡了杯茶,然后边喝边在旁边叫好,最后还是因为心软,才上前拉开了他们。

狄仁爱趴在地下不愿起来,白西服也给弄得一身灰,白客在他身边给猫顺着毛,顺便用手指头戳戳地上躺尸的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。

“说,你是谁。”

“疼疼……我是狄仁爱啊!”

“骗人,狄仁爱早就死了,你要再不说实情,我就要放猫咬你了啊!”

“喵喵!”猫非常听话地叫了几声,然后喉咙里发出一串示威的低吼声。

“……真没骗你,其实我没死。我花了所有的钱买通了警察,才留了条命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早来见我。”白客有点半信半疑,但没放松警惕。

“不敢呗……当初没带你走是不想带你趟这浑水,后来被人给举报,我就进了监狱……不过幸好没把你带进来啊。”狄仁爱把脸转过来,艰难地对着白客扯出一个笑容。猫在他脸上留了几道抓痕,看上去挺严重,还在流血。

白客一下子哭了,上前把狄仁爱拉起来,扶他坐在椅子上,然后翻箱倒柜去找消毒的药。为狄仁爱涂药的时候,白客就觉得这张脸自己怎么也看不够。

“别哭了,看的我心疼。”

“我心才疼!你一走,我就落了个病根,吃药也不管用。”

“我给你揉揉。”

“你先躺好,把药涂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狄仁爱笑的一脸宠溺,但在白客给他擦药故意用了些劲时,那张脸又皱了起来,笑脸变哭脸。

“……这猫也叫狄仁爱?”白客转头去看自家的猫,它正弓着腰怒视着狄仁爱,也就顺带着理了理它后背的毛。

“不,我决定以后就叫它大爱了,你叫小爱。”

“凭什么我叫小爱,它能叫大爱……嗷!”

“不服你和它说去啊。”白客手一松,那猫又跳上了狄仁爱的怀里,又是一副想要打架的样子。这次,狄仁爱可算是吃着苦头了,立刻犯怂,大叫自己错了,让白客把猫抱走。

“错哪了?”白客把手搭在猫的脊背上,慢慢地抚摸它,笑的一脸无辜。但狄仁爱觉得脊背发凉,怀疑要是自己说错了一个字,又得落一身伤。

“白客啊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还能骗你不成?”

“我要吃饼,不辣的。”

“这就去!”狄仁爱眼睛一亮,顾不得满脸的伤,跟得了赦免令似的从椅子上翻下来,急急忙忙往外跑。可还没出门口,后面的白客就悠悠地喊了声,小爱。

“什么?”

“这次,别丢下我了。”

白客真希望这次也是个梦,给自己一个痛快。但事与愿违,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这次是真实的,狄仁爱轻柔地吻着他的耳廓,和他说着那些以前听腻了的甜言蜜语,直觉得心疼,但又不愿意放手。两人腻歪地吻在一起,像是要把失去的都补回来。

“放心,这次我会陪你一辈子。”

上海的双街弄堂口的药坊换了个牌匾,听人说,叫“爱客药坊”。
END
-------------
如果爱我,你就拍拍手_(:_」∠)_【好让我知道你手上没有拿鱼叉之内的武器

评论(20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