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如吃鱼去

食色,性也

【爱客】红玫瑰

*鱼君出品

*民国组

*日记体,第一人称:白客

*暗黑风,慎入

民国十年 五月初八 

   可能是今天天暖和却又下着小雨的缘故,我觉得有些困乏,不愿意起来,但想想这店还没开几天,生意还得做,于是还是起来了。现在,我正坐在店里的木椅子上写下这些。

   和想象中的一样,没有几个客人来,倒是有两三个小童路过,他们手上抓着些吃食,脸上洋溢着喜悦。啊,好想去看看他们在那边做什么……

   好吧,我还是出门了,雨不大,所以就没撑伞,顺着那些小童离开的反方向走过去,我看见了一大群人。原来是今日有个庆典,怪不得大街上人少,原来是都聚到这里了。等我先去换件干净的衣服再来记下适才看见的热闹景象……

   大多人没撑伞,和我一样站在雨里面,但他们似乎很享受这样,仰着头让雨落在脸上。可我不觉得舒服,总认为那些连绵的雨落进衣服里黏的慌,再说那人山人海,更是烦闷。所以没一会我就退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,远远地去望街上正在游行的舞狮子。

   我不喜这样热闹的场面,只是同他们一起觉得高兴罢了,回店后我就给自己泡了杯暖胃的山楂茶。

   对了,我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了一个穿白西服的男人,撑着把油纸伞,和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站在一起。他引起了我的注意,虽然不太礼貌,但我还是多瞟了他两眼。嗯,他有一张很好看的脸。

   有客人来了,今天就先写到这吧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初九

   不知道庆典要开到哪天,总之今天人也很少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初十

   对面巷子里的王婆看我一个人孤独,就送了我一只狸花猫,偏绿的瞳色,看上去挺乖巧。可刚抱回店里就闹腾开了,撞翻了我几个药柜子,里面的药全撒在了地上,弄混在一起,怕是不能用了。

   我一生气,就把那捣蛋鬼关进了一个小纸箱里。但听它在里面凄惨地叫,还不停发出抓挠声音的时候,我心软了,把它放了出来,任由它到处乱窜。啧,这小祖宗还划伤了我的手背!如果不去医院的话,怕伤口会感染。所以我就关了店,匆匆跑去打针去了。

   嗯,回来时我就下定了决心要好好教训那只猫,它竟在我出门的时候偷偷啃了口我珍藏的灵芝!这小祖宗!唉……就决定它叫灵芝好了。

   灵芝才三个月大,还是有机会学好的。我把它放水里清洗了一下……这小家伙居然和其它猫不一样,反而喜欢这些水!现在它已经躺在我怀里睡着了,还是睡觉后惹人爱些,顺便,猫毛真的很软和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一

   欠面铺一银币。

   王先生预约了一罐药酒。

   灵芝打坏了一个仿清的瓶子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二

   今天有点头晕,停业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三

   灵芝叼回来一只老鼠,虽然觉得有点恶心,但这是它的一点心意。所以最后那只老鼠被我埋在了后院的小花园里,啊,安息吧,小老鼠。

   等下,有生意了,先记着这单:麻黄两钱,桂枝一钱,甘草一钱,杏仁一钱,石膏两钱,生姜两钱,大枣三枚,每日由李先生府上派人来取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四

   今天新搬来了一个邻居,因为起的有点晚,没有没见到他正面,但在门口拾到了一枝剪掉了刺的玫瑰。听对面面铺的李大爷说,是个挺热情的小伙,来时坐一辆汽车,后备箱里装满了玫瑰花,见人就送一枝,周围人都觉得这人挺不错的。

   我遛了一圈,看见好多人都拿着朵玫瑰,甚至连小孩子都有。于是我回家把那朵玫瑰插进了一个花瓶里,但不幸的是,我刚转身就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吓地一阵,嗯,花瓶是碎了,罪魁祸首灵芝也叼着那朵玫瑰跑进后院没影了。

   第二个花瓶了,有点心疼……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五

   不知道你们对长的好看是怎么定义的,但我觉得自己足以算得上是帅气,那个新来的邻居比我差那么一点点,可能是因为他蓄在嘴唇两侧的胡子让我觉得他年纪挺大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留胡子的原因啦!还有,打理起来实在太麻烦。对了,忘了写,那个新邻居就是我之前在庆典上看见过的那个,今日见到的时候,他也穿一套白西服,搂着个穿旗袍的女人,靠近他的时候,能闻股浓郁的香味。

   「我叫狄仁爱,你家隔壁的香坊就是我开的,以后,还需要先生多照顾照顾啊。」

   「我会的。」

   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,他说完话就往隔壁店铺里走了,那女子嗲着嗓子叫他爷,也跟着进去了……灵芝又在闹腾!我去看看先。

   回来了,原来是饿了,喂了些吃食,安静了,待在我怀里晒太阳。

   这几日生意还说的过去,就是房租贵了些,另隔音不太好……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六

   天渐渐热了,之前穿的两件套也闷了些,今日换了一件薄点的外套。

   客多,忙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七

   没想到从内屋的窗户处能看见狄仁爱家的花园!那里果真有一大簇玫瑰花,开的很艳。他可能是在里面施肥料,起身的时候我才看见他,与他对视了几秒。如果我没看错,他的脸色很难看,甚至有些温怒。我只好收了视线,迅速关了窗。

   晚些的时候,他从隔壁过来了,抱着一小坛酒,说要和我喝上一盅。我还怕他怪罪我,一心虚,就答应了。在院子整了个小桌,摆了些下酒的菜,与他吃着。

   不记得我喝了多少,反正我最后是喝醉了,他走我也没有意识,醒来就在床上了……现在头还有点昏,但还是点根蜡烛想写点东西。不知为何,总觉得和他相处时觉得亲切,我明明不喜……算了,就写到这吧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八

   又下雨了,心烦。

   狄仁爱又带回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十九

   狄仁爱大清早的又在花园里忙活……忘了偷看会使他不开心的!可这次他对着我笑了下!嗯,我承认那个笑容很好看,特别是笑的人是狄仁爱的时候……我在写什么!还是撸猫比较适合我,如果灵芝肯待在这里的话……不知道为什么它总烦躁的很,明明春天已经过去了啊。

   再写写狄仁爱吧,因为我生活圈子小,他又是我的邻居,想避免遇见都很难呢……这次他身边的女人又换了个,穿着牡丹花绣样的旗袍,嘴上抹着艳红的胭脂,小鸟依人的很,比上个要好看些。

   啊……刚刚狄仁爱过来抓药了,顺便对我笑了下。可是灵芝竟跳上了柜台,一爪子挠上去了!要不是我眼疾手快,狄仁爱的帅脸肯定会破相!

   等到我心情平静下来后,才回想起狄仁爱临走前可怕的眼神,可能是被吓着了吧……要不要过去赔个不是?

   我逃回来了。

   说这件事前我要先组织下语言……狄仁爱被灵芝袭击后,我去赔礼道歉了。那时候他正在和女人调情,如果我没看错,他看见我后,眼睛都发亮了。我自然就被留了下来,不过在大厅的角落里坐了会,等那个女子带一大包胭脂香料出去。

   「等急了?」

   「没。」

   「时候也差不多了,我去做饭,你喜欢吃什么?」

   「随便吧……」

   更觉得不好意思了啊,明明是来道歉的,却被留下来吃饭……不过,狄仁爱的厨艺真的挺好。这些都不是重点, 重点是,狄仁爱他抓着我的手腕,和我说喜欢我,问我答不答应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开玩笑啊!我喜欢的可是长腿白净的小姐姐们啊!他不也天天带着不同的女人回家过夜的吗?我想不通,也不敢回复他,夺门而出。嗯……现在窝在被子里对着月光写这些感想,觉得自己刚才很怂……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

   药柜空了几格,需要补。

民国十年 五月二十一

   灵芝病了,上吐下泻,不知道胡乱吃了些什么。现在吃不下饭,这样连药都没法拌在饭里给它吃了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二

   心情烦闷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三

   没有好转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四

   狄仁爱来过了,带了个偏方,听说对灵芝的病有用。我按着上面的说明配了副药,满怀期望地放在灵芝目前,它竟然吃了!之后食欲也恢复了不少,我拌给它的吃食都被吃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待一切办妥,我才想起来狄仁爱还在。回头看门口,果然他还站在那,一脸笑盈盈的,见我理他了,就温柔地问我考虑地如何……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五

   我答应了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六

   狄仁爱家里的玫瑰很高!大概和我肩膀一般齐。他温柔地搂着我,在我耳边哈气。我之前怎不知道他这般撩人!对话我也就记得几句……主要是有些话太腻了!

   「你脸红了。」

   「晒得!今天这么热!」

   「好好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」

   我发誓我以后一定要多吃些补脑子的核桃,这样蹩脚的借口都能扯出来!不过好在狄仁爱宠着我,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店里的生意,也不用担心吃饭问题了,因为狄仁爱手艺真的超好!原来上次的小试身手只是他能力的冰山一角。我觉得过不了多久,我就能胖上一圈。

   唯一不能理解的是,灵芝从不踏进狄仁爱的花园,每每我抱它过来,它总会从喉咙里发出嘶吼声来,然后跳开逃走。我转头去问狄仁爱,想知道他会不会知道什么原因。可狄仁爱却把我抱在怀里,去了我眼镜,吻我的眉间,一手磨蹭我脖子后面的皮肤,说可能是玫瑰太香,小动物受不了。嗯,有点道理,我就信了,任由他抱着我亲了会。

   与他这样的近,才清晰地闻到他身上那股香味。刚开始闻有些刺鼻,可闻多了反倒觉得有些陶醉。我问他这香叫什么,他笑笑,说叫彼岸花。啊,真是个奇怪的名字。

   跟我在一起的日子没看见他向以前那样去给玫瑰花施肥,可能他也有自己养花的一套法子吧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七

   今天和狄仁爱去了剧院!以前没来过这样的场合,同他看了场戏,觉得挺好看,而且那种气氛也很好……可惜黑暗的时间太短了,我们没能享受太久。我还是太保守,在人多的场合不敢做出更多亲密的动作。倒是狄仁爱胆子大,不仅脱了外套亲自披在我身上,还搂着我的腰从正门出去了。

   其实看到那些小姐姐们嫉妒的表情我心里挺高兴的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八

   调香料要比中药麻烦些,不过亏得我这灵敏的鼻子,勉强配出些成品来,不过大多是残品。但就算是这样,狄仁爱也不舍得丢,竟找了些布将它们包起来,说要好好珍藏起来。这人真是……迟早有天我会被他宠坏!

   对了,傍晚送我回家的时候,狄仁爱咬着我的耳垂问我是不是爱他……当然喽,我弯的可是很彻底的!他轻笑,又问我是否愿意为他做任何事。

   我犹豫了,没回复,他也没急着催我的答案,只是说了声晚安,目送我进了屋。

   现在想想,我自然是愿意的。

民国十年 五月二十九

  民国十年 五月三十

   突然间,白客药坊的店主就从人间蒸发了,这都没看见过他。曾有人看见过那只狸花猫一眼,后来也跟他主人一样不见了。

   狄仁爱后花园的玫瑰静静地开着,但比以往更鲜艳。

END

   

   


评论(23)

热度(58)